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2月3日——人民艺术家老舍诞辰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三明学院     2014年02月03日 09:34:00

【导读】1899年2月3日是我国现代小说家、戏剧家老舍的诞辰。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北京人。他是我国“五四”以来新文学的开拓者之一,现代杰出的语言艺术家,享有世界声誉的爱国主义作家、人民艺术家,曾因创作优秀话剧《龙须沟》而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

历史上的今天:

1899年2月3日是我国现代小说家、戏剧家老舍的诞辰。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北京人。他是我国“五四”以来新文学的开拓者之一,现代杰出的语言艺术家,享有世界声誉的爱国主义作家、人民艺术家,曾因创作优秀话剧《龙须沟》而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

 

推荐图书:《老舍集》

读后感

颂赞母爱

三明学院  文化传播学院 2013级汉语言文学(师范方向)翁凌楠

记不得最早接触老舍的文章是在什么时候了,是祥子拉着黄包车在炙热毒日下奔跑为了艰辛生活的梦想?是北平小羊圈胡同四世同堂的祁老太爷一家和他的街坊们,在民族存亡的危急关头和侵略者占领时期表现出来的双重性格?还是被单纯地被那个淳朴的乡下母亲而感动?我想都是有的,老舍的文字是我所喜欢的,我喜欢他平淡无奇文字中透着感性的理解与自我剖析的认知,次次拜读次次会有更深入的理解。

最近一次读的是《我的母亲》,文章不长,短短的,就像是在诉说着一个生活的故事,关于“我”和“我的母亲”。不饰以华丽的辞藻堆砌,只是时光拾荒,细细碎碎的串成母亲的记忆。

母亲只是个平凡的农村妇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劳了一辈子,为了家中的儿女含辛茹苦,在父亲死后默默的挑起了整个家庭的重任,同时也照顾着父亲的寡姐,没有一丝怨言。儿女长大成人后一个个都离开了母亲,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母亲悲伤送走她们,沉默地泪流。而母亲又是勇敢的,在庚子闹拳联军进城的时候,母亲护着幼儿守护着孱弱飘摇的家,面露坚决。对于母亲,老舍先生是有歉疚的,坚持求学使得母亲身上的担子又加重了一层,而后又前往英国深造,甚至在母亲大寿的日子都无法赶回来亲自说声祝福,再后来便是逃难奔波的日子,没少让母亲担惊受怕。

母爱历来被称颂,它散落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安安静静的,爱着,奉献着,不求回报。母亲是伟大的,不单单是是老舍先生的母亲,我们每个人的母亲都有着自己伟大之处,归结其初衷便是对儿女深切的爱。这份爱或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恋恋不舍,或是洗涮浆擦的日复日年复年,又或是晚归时挑起的夜灯,驻在路口的等待……

而我的母亲,我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你呢?怕是用千言万语都无法形容出你的美丽。如今,她的容颜早已被岁月的刀锋层层销蚀,乌亮的长发变得卷曲且干燥,她的头发一点点沾染了岁月的颜色,丝丝的银发如爬山虎的小触角攀上她的头窝,愈演愈烈,如今无需细看也可以发现它们肆无忌惮得存在。还有那叫嚣着盘旋而上的小细皱纹,不动声色地牵着时光岁月的手以为生计奔波为名留下浅浅的脚印。她是个极爱美的女人,每周都让我为她挑出白发,我永远没心没肺边挑边数落“老姑娘,好好养头发,别等我放假回来头发全白了,就像是电视里的白发魔女似的!”她会扬扬黯淡的眼,抬手打我的屁股;她买了各种各样的面膜让我帮她好好敷上;她喜欢连衣裙,几乎春夏秋冬都是裙子,还会蹬着细高跟问我“美不美?”

哎呀,我怎么就流泪了呢?每周挑白发还会发现更多的白发,偶然翻过从前挑过的地方,没几周又有一寸长了,银光闪闪灼伤我的眼。面膜敷的再多也填不平岁月的沧桑的坑坑洼洼。一次从楼梯崴了脚后她就极少再穿高跟鞋。是什么时候起母亲开始早睡早起,是什么时候起家里多了几双上了年纪的人才会穿的土得掉渣的平底鞋,又是什么时候起她也学会了患得患失,变得感伤,变得害怕我们分开。

可能人总是需要一天天,一点点的长大,从前我也不懂得,也会和她拌嘴闹脾气。离开家了,想念便像发了疯似的蔓延,或许是没有人可以像她那样不求回报的爱我。我开始要学会迅速地成长,因为现在的我就算没有了她的庇护,我也要成为母亲的骄傲。

我想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心,一样的爱着子女,无怨无悔地倾其所有付出她的一生。

初审编辑:雷克

复审编辑:项岚

[责任编辑:苏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