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归途畅想曲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三明学院     2014年02月16日 09:26:02

【导读】火车在行驶,那些香蕉树和熟悉低矮的建筑物瞬间涌入我的眼帘,漫天已经开始烧起辉煌的思念,我知道我即将回到故城。

三明学院文化传播学院  方艺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诗人的缘故,火车一向和文艺相挂钩。我坐火车的原因没别的,不过是大巴未直达我的故城,以及晕车。

七个小时的路途。硬座。第九次乘坐火车。一个让我有迷恋的数字,兀自认为它预示着长久,是属于第一年的句号标志。我在蜂拥而至的上车人群中和列车员怒气冲冲的催赶下结束了我的大一生活。依旧习惯性地抱着背包,倚靠在靠窗的位子上,观察一个车次里目之所及的人。盛夏时分,旅途中人们因为长久的前行而显得面容坚毅并且内心沉默。

时有吵吵闹闹打牌的人,容易夸夸其谈。路途中刚刚相识的人们,总是显得神色兴奋而轻佻。北下的人们用方言的交谈声和隔壁小孩儿的哭闹声音充斥在耳旁,我听听动静,想了想自己小时候,我还都记得,所以明白,小孩子的精力是很好的,固执起来也是很怕人的。他一直哭,这个自然,对他来讲,哭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与之相映衬的窗外的大片潦草田野铺以及零星的房屋,像未曾存在过那样在眼前一晃而过,由于多山丘陵的缘故,平行的景色并无多大的变化。南方的夏日天空蓝的澄澈,有大朵大朵绵柔的云,望着这样的云,心都会柔软起来。我细细思忆起这一年,没有安分守己但也没想象中的不知天高地厚。

这一年我没穿高跟鞋,没裙子,没口红,没胭脂,没皮包,还是乱糟糟地卡点进门上课,看起来和高中大同小异。我写字也弹琴,一副伪文艺青年的模样,在精力充沛的时候不留余力地蹦跶。乐队是大一生活浓墨重彩的一笔,在临演的前几个夜晚每天都背着重重的琴从北往南赶回宿舍,排的歌是光辉岁月,像极了对这段时日的隐喻。第一次站在舞台,手抖,弹错音,但欢呼声和尖叫声那么真实,就好像忽然回到十五岁一样,十五岁的时候,我想过当一个摇滚乐手,即使与周遭格格不入抑或是被现实一再打磨却仍是山高海深从未忘却。是那种在不了了之的五年以后忽然得到回归的姿态,是一个有克制能力和清醒认知的人,在反复的内心挣扎中,倾情地投身于某件事物以后的难得姿态。一个学年的退却,不过也就像唱完的这首歌。何其所幸的是,我们曾用力嘶吼过。纵使不知道自己忙了什么但还是有充实的幻觉,比起漫无目的而驳杂仓促的另一种生活已经实属不易。因为有过的热血,日子都轻盈容易起来。这大概就是十五岁读到过的:青春的意义在于哪怕忧伤地泪流满面,依然是一首夹杂着摇滚味道的安魂曲。

在那么一瞬间我忽然察觉,发光的,不是闪闪的腰链,或是熏出来的亮色眼影,而是,抵挡不了的骄阳灼日,那是属于青春炙热不变的温度。“如果你心里也能协奏,请你对我轻轻点头”。

火车在行驶,那些香蕉树和熟悉低矮的建筑物瞬间涌入我的眼帘,漫天已经开始烧起辉煌的思念,我知道我即将回到故城。我站起来拿着行李,背起琴,因为长时间没有动而觉得一切都已经凝固了,我停了一下像一个破冰的勇士那样划开胶着闷热的空气,探出脑袋和肩膀,如同从母体身体降临一样,闹闹腾腾地离开后终于又四平八稳的回到了我的小镇。我会提醒自己脸上总要带上笑容,心中满是欢喜。这很重要,因为唯有如此,才是一切得体皆宜。

初审编辑:陈倩兰

复审编辑:项岚

 

[责任编辑:苏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