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秋山 随笔】这个世代的“我”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天津科技大学     2014年06月11日 10:03:01

【导读】故去已逝,未来难寻,唯有“我”,这个世代的“我”。

一直发现,笔者作为一个游客时,与很多人相比,同样,也总是充满怪异的。

年轻人嘛,总是喜欢明亮的,鲜艳的,刺激的,富裕色彩节奏变化的地方,一群朝气勃发的围在一起疯闹。而与笔者熟知的友人们都知道,笔者是个“博物馆粉丝”。每去一个城市旅行,列在行程表上必去的地方一定会有当地有名的历史博物馆。但往往,博物馆里总是聚集三种人的人群:父母带着孩子,学校组织出游的学生和出门散心的老年人。每当此时,总是夹在围观的老少分明的人群中的笔者,总是有点不自觉的失落感。不过这种少时养成的热情一直没有随着时间消退。因为,笔者一直认为,一个城市的历史博物馆,是一个脚下这平方千米的土地的故事在一栋楼里的缩写。

而给笔者同样感受的,是读者今天所读的一本书,叶嘉莹先生所著的《唐宋词十七讲》。

说实话,笔者并不是严肃的学问家,也不是资深的诗词爱好者,这其中的楚情骚意,对笔者来说着实有点高深了。所以,笔者的目光一如既往的转向了另一个笔者可以理解的方向——时光,时代,历史与“我”这个个体。

叶先生在书中提到了一个高深的词——“阐释学”。先生在书中的解释是:“这些阐释的人对诗歌所作的解释,不一定是原来的意思,而是一种衍生意(significance),是把自己种种因素加上去的一种衍生的意思。“

就如《诗经》,它很多章节的原意已不可考,但这几千年来,它被各个时代的种种人赋予了无数意味:讽刺与恋慕,劝诫与渴求……如此种种。于笔者理解,或许《诗经》的魅力已不仅仅局限于它的文字本身了,这千年来无数对它这注释解读,已使它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温润光泽。如此美丽,直至人心。

语言的婉转含蓄,它被演绎或悠长或简洁,或暧昧或直白,经过历史和时代的注释,在现代人的书本中已无所谓当时的意识立场色彩,只是作为一种理解和看法,记录在时光和历史里,却无比光彩夺目。

而时代的故事,也是这般被镌刻在这字字句句之间。对诗词的理解,因时代和人的意识而改变,通过对诗词中对比喻的不同理解而表达出来。这其实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一个时代的人和事,通过注释这种相对不刻意无意识的方式表达出来。古人和今人在思想上的交汇在这一刻无比贴合,它们在你的书里相互驳斥却各有道理。你如同一个观众,在你的书本欣赏到一场场汇聚古今别开生面的辩论。

如此,笔者从未像今天这般,为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的身份感到庆幸和自豪——可以站在这片土地上,去回首欣赏这层层叠叠叙说了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的写在注释里的故事——故去时光和历史里的故事,时代的映像。

而“我”,作为当代的一个个体,做出的注释,也同样,其实是“我”对这个时代的理解。“我”在这个世代留下的印迹,也是否会成为“我”的后人研究的这个时代的印记呢?这个世代的“我“,也是否会成为“我”的后人在未来的此刻用文字来评说论述呢?这个是问题,就如同“我”于古人一般,是无解的。

故去已逝,未来难寻,唯有“我”,这个世代的“我”。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世代 个体 理解 印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