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小谈《红楼梦》悲剧美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长安大学     2015年12月16日 15:28:00

【导读】我并非什么“家”,作为普通的《红楼梦》爱好者,我看见的是它“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的悲剧美——那些关于家族的、关于女子的、关于爱情的“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史。”鲁迅先生在《「绛洞花主」小引》一文中,如是评论《红楼梦》。我并非什么“家”,作为普通的《红楼梦》爱好者,我看见的是它“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的悲剧美——那些关于家族的、关于女子的、关于爱情的“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

从未见过一部悲剧像红楼梦这般悲得彻底,从头至尾,一切都已是定数,一丝希望都不曾留下。《红楼梦》描写的大环境是一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诗礼簪缨之族,更是一个已陷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境地的大势已去的末世豪门。初读《红楼梦》时一直不明白曹公为何要在第一回费尽笔力着写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甄家,再读时恍然悟到——“假作真时真亦假”,那个小小的甄家,即是偌大的贾府的缩影吧~贾府日后的结局,早已借由这个“烟消火灭”的甄家,在故事一开始就埋下了悲剧的伏笔。或许与其身世有关,曹公毫无疑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他用整部《红楼梦》向世人宣扬了“好事不长久,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思想。在这样的笔调下,贾府乃至四大家族的倾颓实是油尽灯枯,命数已定。若要用唯物主义来解释,我认为贾雨村在智通寺所看到的门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便是致使四大家族树倒猢狲散局面的元凶。贾府兴起于军功,然富贵百年,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终致气数将尽。书中多有此类文字——冷子兴对贾雨村说:“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宁、荣二公之灵对警幻仙子说:“故近之子孙虽多,竟无一可以继业者。”后继无人,世家之通病也。然真正击溃贾府的,乃是“不留余地”。第十三回秦可卿临死向王熙凤托梦:“此时若不早为虑后,临期只恐后悔无益矣。”可已被富贵熏昏了头的贾府上下岂能识得“忧患”二字,一昧醉生梦死,直至“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思及曹公的一生沉浮,深切感到《红楼梦》里百般心酸。借甄士隐之口言出的“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也是其对曹门乃至世间万般繁华败落的沉痛挽歌吧。字字看来皆是血,不过如是了。

红消香断有谁怜——

《红楼梦》最伟大之处在于“使闺阁昭传”。封建社会不把人当人,尤其不把女人当人,这在一些古典文学作品中可见一斑。《金瓶梅》里的女性,是以受侮辱受蹂躏为乐为荣的卑贱污浊的形象;《水浒传》里的女性,是无意志、无感情的机器人似的形象。纵使是《西厢记》、《牡丹亭》等正面描写女性的著作,也仅止于刻画出美丽善良、敢于为爱情和幸福作斗争的扁平化女性角色罢了,在这样普遍轻视女性的社会大环境之中,曹公却抛出了这样掷地有声的言论——“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哉!”他要使世人知道“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而他也确实做到了。《红楼梦》中借宝玉之眼所看到的那些女子,上至小姐,下至婢女,无一不是有血有肉、有独立人格的。这些女子有着指物作诗立就的才华,更有“珍重芳姿昼掩门”的傲骨。使宝玉(曹公)不由感叹“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而自惭形秽。然《红楼梦》既是女性的颂歌,更是女性的悲歌。鲁迅曾说:“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打碎。”曹公笔下的这些美好的女子,终究无一幸免地被打碎了。第五回判词里她们的结局被血淋淋地揭示——“寿夭多因毁谤生”的是晴雯、“平生遭际实堪伤”的是香菱、“千里东风一梦遥”的是探春……好一个“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当初背着花锄唱着葬花吟的黛玉可曾料想,不久之后群芳凋零的大观园,也正应了曲中那句“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都只为风月情浓——

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所听见的《红楼梦引子》唱着“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红楼梦》成书几百年来,贾宝玉和他的表妹林黛玉、表姐薛宝钗之间的爱情婚姻纠葛一直是广大读者争议的焦点。宝玉在黛玉、宝钗之间究竟爱谁,贾府究竟选谁做宝玉的妻子,这是一个大问题。悲剧产生于两个选择的不一致。宝玉越来越发现黛玉是文艺的知己,宝钗虽也可爱可敬,心灵上总有一层隔膜。贾府的当权者们则是越来越发现宝钗符合贤惠儿媳的标准,黛玉的性格气质却隐隐含有某种叛逆性;宝钗能把对宝玉的爱尽量克制在礼法范围之内,黛玉却往往作了执着的表露。悲剧尤其产生于两个选择的权威性大相悬殊:爱不爱谁,宝玉坚持了自己的选择;但是娶谁做妻子,宝玉是一点权力也没有的,一切决定于父母之命。于是,悲剧就成为不可避免的结局。“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这是宝玉之哀。“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这是黛玉之哀。“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这是宝钗之哀。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宝钗是这场悲剧最大的牺牲者。“都道是金玉良缘”是贾府面临“忽喇喇似大厦将倾,昏惨惨似油灯将尽”颓境的利益考量,“俺只念木石前盟”是宝玉对黛玉的郑重承诺。宝钗,这样一个淡泊明理的女子从始至终都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于贾府,她是棋子;于宝黛,她是第三者。而归根究底,造成这三人悲剧的也不过是“制度”二字。因此上,曹公以凄婉的笔触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张爱玲曾说:“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于广大读者而言,《红楼梦》最大的悲剧是结局书稿的意外迷失。我从来不愿多看高鹗狗尾续貂的后四十回。续书中,贾府“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局被扭曲成“兰桂齐芳”,贾母和熙凤被扭曲成“金玉良缘”的拥护者……诸如此类,不胜枚举。细细思量,书里书外,《红楼梦》俱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悲夫!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红楼梦 读书笔记 悲剧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