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囚笼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忻州师范学院通讯社     2015年12月17日 09:22:08

【导读】记者程阳和季晨带着和平之心来到伊拉克,他们采访当地老人,了解战争实况,百姓苦难,采访过程中季晨牺牲了,程阳也被抓走,在囚禁中,他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遇难,在一次难得的机会中他侥幸逃逸,多年后再次回到这里,望着满目疮痍的土地,引发了深深的思考……

这是被囚禁之后的第三个月了,经历了前两天的虐待后,程阳好像被遗忘了。那些人抓了他,给他套上囚衣,把他关在这里,不知道什么目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程阳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抓他,是泄愤,还是威胁?

程阳理性地分析着,这几天陆续有不同国家、不同身份的人被抓到这里,隔几天就有一两个人会被斩首示众,甚至录一段视频放到网络上。

不过,像自己一样的中国人还没有被杀过,看来他还是安全的。虽然这么想,程阳依旧不轻松。

“我要活下去!”程阳心里在呐喊,“不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

在这个囚笼里,还有一个记者——James,曾经到过叙利亚,也被劫持,是很传奇的一个人。

James用幽默的语调说道:“Young,看来我真是倒霉,被劫持两次。除了我,应该没人有这么奇特的经历了。”James挑着眉,耸耸肩,带着无奈的笑,很轻松的样子。

“那你是不怕死喽。”程阳懒懒地调笑道。只有和James聊天的时候,程阳才会轻松一些。

“No,我当然怕死,可我要有尊严地死。”James自信地说。

“而且,Young,我还没有交女朋友呢,你呢?”James坏笑着。

程阳被他的话逗笑了,这个时候还担心这些,说:“我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很可爱。”程阳脸上带着温暖的笑。

“Hey,Young,你还是笑起来更帅,说实话,这几天,你总是带着半死不活的表情,好像生无可恋。你的孩子一定很爱你,为了她,也要活下去。”

程阳很欣慰,在这个阴冷的囚笼里,还有和他一样的同伴。

“对,你也要活下去,James,我们不该就这么死。”

门外传来脚步声,牢笼的锁被打开,进来两个人,不由分说就要拖James出去。

程阳心惊,虽然明知结果,还是愤怒地冲向他们,抱住James。怒吼着:“你们这些魔鬼,要把我的朋友怎么样!”

James朝程阳大喊;“Young,别担心。我只是去见上帝。希望你能见到你的孩子,不要忘了向她介绍我。”James依旧轻松地说,只是夹带了伤感。

而程阳被打倒在地上,枪口抵着他的头,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James走向地狱。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fly  away  from  here

from  the  dark  cold  hotel  room

and  the  endlessness  that  you  fear

You  are  pulled  from  the  wreckage  of  your  silent  reverie

You  are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May  you  find  some  comfort

在天使的怀抱中飞离此地

远离黑暗阴冷的旅馆和无穷的恐惧

将你从无声虚幻残骸中拉出

愿你在天使的怀里得到安慰

这是James常常哼唱的几句歌词,程阳现在只希望James能像这首歌里一样,得到安慰。

这世界上所有反战的人,应该都会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愿望,想要这世界上真有上帝,有天使的存在,最终能将那些无端落入炮火和死亡中的平民带走,带离这人间地狱。

三个月前

程阳和另一个同伴,季晨。

两人穿过约伊高速公路终于进入了伊拉克。

一路上的见闻让两人都很沉默。

到处都是被炸毁的车辆和被烧焦的房屋,炸弹留下的坑洞随处可见。巴格达现在简直是人间地狱,谁能相信,不久前,这里还是这个国家最繁荣的城市。现在呢,好像一座死城,除了远处还在冒烟的建筑,便再也没有生气。

这几天,程阳和季晨只是在不断地拍照,决心要用照片记录战火下的真实。

看着眼前的景色,程阳感觉有些喘不过气。纵使这么些年已经见多了战场,见多了炮火下逝去的无辜生命,他面前的巴格达还是让他心惊。这里被毁得太严重了,再多的照片也不能描绘。

要多少炮弹才能把这里变成地狱,又有多少人来不及离开,被炸得血肉横飞。

远处走来一个颤巍巍的阿拉伯老人,看样子是想去附近的商店找些必需品。

程阳叫上季晨,两人一同向老人跑去。

“您好,老先生。请问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吗?”程阳用熟练的阿拉伯语问道。如果老人拒绝,程阳是绝对不会强追不舍的。这个国家的人们已经遭受了太多的苦难,更何况把这苦难揭开给人看呢。

还好,老人很愿意接受采访。

“那我们就开始了,季晨,架好摄像机。”

“Ok,准备完毕。开始吧,阳。”

“请问,您是一直生活在这里吗?”

“是的,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

“您对西方国家说伊拉克有毁灭性武器怎么看?”

“我并不清楚。虽然我们的君主专制残暴,但我相信就算有,伊拉克的所有人民也不会同意使用。”

“好,下一个问题。空袭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持续了多长时间?”

“大概从20日开始,到现在已经第五天了。你看见了,这里变成了废墟。”

程阳还想问一些,但老人情绪有些激动,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他们怀疑我们的国家有毁灭性武器,可是人民无罪,为什么要毁掉我们的家。这是无理的指控,这是疯子的行为。我的家毁了,毁了。”老人的眼里渐渐蓄起了泪水。

“老先生,这里很危险,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这是我的家乡,这么多年,我一直生活在这里,我亲眼看着她由贫穷变得富裕,又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毁灭。这里有我所有的回忆,我已经老了,不管这里现在有多危险,我都不愿意离开她。我死后也要在这里,我要看着她重新开始。”老人已经抑制不住眼泪,蹲在地上捂着脸哭泣。

程阳很清楚,作为一个记者要保持理性,不应该被别的情绪感染,这样写出来的报道才更真实。可程阳的心里很难受,他想起了自己的祖国。

在地球那一端的土地,是他的祖国,她也曾遭受苦难,被人入侵。那个有着美丽鲜花的祖国,有他年迈的父母,贤淑的妻子,还有他的小姑娘,那个会甜甜地叫他“爸爸”的小姑娘。他们是他在这被战火烧焦的土地上坚持下去的精神支柱,是这地狱中唯一的精神天堂。

“老先生,我们要问的问完了,这里有一些食物,你拿去吧。”季晨的话把程阳拉回了现实,把他递过来的阿拉伯大饼送给了老人。

“谢谢你们,年轻人,我的话微不足道,但还是希望你把这些话告诉人们。”

采访结束后,季晨拿出烟来,递给程阳。

两人默默的吸着烟,沉默着,思索着。

一支烟抽完,季晨叹气,“阳,微不足道,我们的力量太小了,阻止不了战争。”

“是啊,但你记得那句话吗?如果你阻止不了战争,那就把战争的真相告诉世界。我们离开家,离开亲人,来这里吃苦受难,不就是为了这个目标吗?”

“阳,我只是想,万一我们回不去……我不敢想,我怕我的父母承受不住。”

季晨很累。

“记得许杏虎吗,阳?”

“记得。”

“他和他的妻子,都牺牲在那年的南斯拉夫。他的父亲,给克林顿写了一份信,声声血泪。”

“我知道那封信:

克林顿先生:

我是中国江苏省的一个普通农民,如果不是5月8日那场惨无人道的袭击,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给你写信。我的儿子许杏虎和儿媳朱颖被你们的炸弹炸死了,他们都是普通的记者,手无寸铁,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做过任何损害别人的事。我记着,不论在哪个国家或哪个时代,国家的使者都是不能杀的。可你们却野蛮地炸了我们的大使馆,杀死了我那唯一的儿子!难道你还不如我一个农民懂得多吗?我曾听一些见过世面的人讲,美国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可强国就可以不讲理,乱杀人吗?到现在我怎么也想不通。

我那聪明、健康、孝顺的儿子,今年只有31岁。他可是我的命根子啊!我的儿媳贤惠可爱,我正等着她从国外回来后给我抱一个孙子,这个愿望不算过分吧!可你们却那么残忍,那么无情,你们夺走了我生活的寄托和希望。我要向你们要个说法,美国和北约到底为什么要炸中国大使馆,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儿子、儿媳!

你知道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有多么难受吗?我69岁的老伴不会说什么,整天只问一句话:美国这是为什么?让他们还我的儿子!村里的人们都知道我是一个硬汉子,但我实在难以承受失去独子的打击。我的眼泪流干了,剩下的只有悲愤。

我们这里有一种说法: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村里的乡亲们让我告诉你,中国人的血不会白流。你得给我一个说法,你得给我们中国政府和全中国的一个老百姓一个答案。

季晨,美国现在就像当时欺压我们一样,欺压伊拉克。这么多天了,伊拉克如果有核武器,就不会被炸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场战争刚刚开始,这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我们必须留在这里,有朝一日,这场战争的真相会被揭开,我们留在这里有无限的意义。”

“阳,为了这里无端遭受苦难的人们,我们也应该留下,即使微不足道,我们也要留下。”

“嗯,不管多危险!”

程阳、季晨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冒险、冲动地来到这里,他们也有家庭、有父母、有孩子,但是能因此批判他们吗?批判他们为了自己的理想,就抛妻弃子、不顾一切也要到这里来吗?还是说,战地记者就不应该有家庭、有孩子,否则就是不负责任?

人人都希望有人无私奉献,但又希望那个人不是自己的家人爱人。

“阳,走了。我想我们应该跟着那些难民走,他们是这场战争最大的受害者。”

2003年5月

程阳和季晨离开了巴格达,跟随难民一直走。

他们中有的人逃往就近的国家,有的人逃亡欧洲。一样的是,他们都是背井离乡的可怜人。

人有很多,逃亡的队伍很长,他们顶着沙尘暴,路途艰难,也要离开家乡。

有的家庭富裕,开着轿车。车里是一家人,或许还有朋友,很挤。车顶上绑着行李,摇摇欲坠。

大部分的家庭只是在走,父亲扛着家当,母亲抱着幼小的婴儿。

这么多人,千方百计地离开家乡。那是他们的家园,因为一个无凭无据的理由,被残忍地摧毁。逼得他们不得不离开,那是承载了他们幸福与希望的家园啊,如今只能再见。

逃亡的路上也不平静,有炮弹从天而降,粉碎了一个家。

季晨拍了很多照片。

有个孩子,被弹片炸伤,她的母亲,就这样抱着她看着她停止呼吸。

孤身一人的妇女,抱着丈夫的遗体不愿放开。

孩子们的眼中都是惊恐,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离开学校。

……

程阳采访了很多难民,他们都一样的悲伤和愤怒。战争给他们带来的,是无尽的苦难与折磨。

6

今天的天气很糟,风沙大得看不清路。

远处有两辆皮卡驶来,季晨拍了照片。车上的青年都扛着枪,车身上喷了混乱的图案。

程阳意识到他们可能是些拦路打劫的匪徒,提醒季晨把相机收好。可是来不及了,那些人对着这里一阵扫射,难民们都惊慌地四散逃跑。有个孩子被落下,无助地大哭。

季晨朝孩子跑了过去,不顾性命地狂奔。小孩被交到了父母手里,可是季晨却不幸中弹。程阳想给季晨止血,但没有跑到季晨身边。

程阳被抓了,一起被抓的,还有未逃脱的难民。还好,季晨救的那个孩子并不在这里。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fly  away  from  here

from  the  dark  cold  hotel  room

and  the  endlessness  that  you  fear

You  are  pulled  from  the  wreckage  of  your  silent  reverie

You  are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May  you  find  some  comfort

在天使的怀抱中飞离此地

远离黑暗阴冷的旅馆和无穷的恐惧

将你从无声虚幻残骸中拉出

愿你在天使的怀里得到安慰

愿那个孩子的将来可以安康平静,再没有战争纷扰。

三个月了,季晨不知下落,James恐怕也不在了。

程阳再也不能保持平静,这个从来都坚强的男人也不免觉得脆弱。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大部分的人都无能为力。

9

程阳从昏迷中醒来,耳边一片嘈杂。那些匪徒在处决一些人,求饶声、咒骂声不绝于耳。程阳忽然明白,这周围一定是发生了冲突,这是个机会。

牢门被打开,一个匪徒端着枪走进来准备处决他。程阳手里抓了一把沙子,趁匪徒走近的时候突然站起,洒向凶徒。

很好,没有失手。程阳抓紧机会往外跑。

马上就要出去了,不要停。可是,枪口已经抵在了他的后背。

“Fuck!”

追上来的那人一脚将程阳踢倒。

“看来要死在这里了。”程阳绝望地想。

可是,还没有结束。枪声响了,但不是抵着程阳的枪。从外面传来的枪声让程阳逃过一劫,真庆幸。那个人已经跑了,并没有扣动扳机。

程阳清理着脑中思绪,尽量让自己清醒,可高烧不退,枪伤加上被虐打的伤口都在发炎,他坚持不了多久就昏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3天后,程阳感觉到有冰冷的液体注入自己的身体。睁开眼,有护士告诉他,他已经获救,现在这里是约旦。

2003年12月

经过三个月的治疗,程阳终于回到了中国。

2014

他的小女儿已经长大,他的心也变得沧桑。

时隔多年,程阳又站在了这片土地上。

彼时,他的伙伴在这里下落不明,他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三个月。如今又回到这里,他只想完成那时未完成的事。

巴格达,那时被摧毁的建筑已经重建。

人民依旧不幸福,还是有人在逃难的路上

现在的伊拉克已经不见萨达姆的痕迹,这里成了美国的天下。

专制不存在了吗?这里真正民主了吗?这是人民想要的结果吗?

到现在,这场战争的真相已经显而易见。

11年前,因为一个可笑的理由,他们发动了这场战争,可怜的人们陷入了苦难之中。11年后,在这场战争幸存下来的人依旧活在战争的阴影中。

在这个囚笼中,恐惧和阴霾从未消散。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fly  away  from  here

from  the  dark  cold  hotel  room

and  the  endlessness  that  you  fear

You  are  pulled  from  the  wreckage  of  your  silent  reverie

You  are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May  you  find  some  comfort

愿所有无端遭受苦难的人们都能得到安慰。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战争 苦难 向往 和平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