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永生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忻州师范学院通讯社     2015年12月31日 09:05:36

【导读】 当黄昏里的最后一丝光线隐没于高山之后,黑暗如同鬼魅般迅速降临,鸟雀归巢,狮虎酣睡,徒留一片寂静。而在那高山之巅,却隐约传来几声重重的喘息声,夹杂着浓重的汗臭味和丝丝血腥味。深夜的树林里响起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当黄昏里的最后一丝光线隐没于高山之后,黑暗如同鬼魅般迅速降临,鸟雀归巢,狮虎酣睡,徒留一片寂静。而在那高山之巅,却隐约传来几声重重的喘息声,夹杂着浓重的汗臭味和丝丝血腥味。深夜的树林里响起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营长……血……是血!”  

“黑子,没事……冷静,冷静!……这只是小伤而已,相信我,包扎一下就好。”   

被称作黑子的士兵据说只是个新兵,兵龄也不过一月,是真正的新兵蛋子。但国难当头,新兵也是兵。当侵略者们拿着钢刀和枪支在中华大地上肆意横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时,就注定了每一个热血青年要拿起武器,奋起抗争!在这一个月里,他除去紧急训练的时间,实际上只参战三日,包扎对他来说只是理论而已,这还是第一次,生硬、艰难的第一次,也是不得不为之的第一次。黑雾遮蔽了他的面容,但唯独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雾越来越浓,渐渐遮住了月光,给包扎再一次加大了难度。他缓缓抬手,双手微微颤抖,“呲~呲”的几声响,是布料撕扯得并不顺利的声音,之后的动作却几乎一气呵成。黑夜里包扎之后的样子无法看清,但无疑,对于生手来说,这是一次完美的包扎。“不错啊,黑子,第一次就那么完美,如果下一次……”营长顿了顿,又开口:“如果我们活着出去,我亲自教你包扎技巧,绝对更加完美!”营长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带着无限惆怅和向往。“好啊,如果活下去,真好!”一会儿,又听到了黑子的声音:“营长,才一个月,就一个月,我看见我的兄弟受伤、包扎,再受伤、再包扎,早已数不清多少次了。最后,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我不想再包扎了。”   

空气瞬间凝滞,却只是一个呼吸之间,营长就恢复了常态:“早点睡吧,明天是最后的机会了……”黑夜很快过去,黎明已至,太阳将起。营长与黑子双目对视,向深山中奔去。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身穿军服,头戴钢盔,脚蹬皮靴的日本鬼子就来到了他们昨夜休息的地方。停留的痕迹未能仔细掩盖,对于军人,作战中的军人,足够致命。显然鬼子发现了破绽,数百人蜂拥而至,全力追击。   

只是几百米的距离,包围圈就已经形成,黑子与营长无路可退,无路可走。向前一步是悬崖,向后一步是鬼子,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身后响起了鬼子的讥笑声、谩骂声以及翻译官的“开恩声”:“你们两个,快快投降,拜见皇军,或许可以饶你们一死……”“哈哈……哈哈……”   

营长与黑子相视一笑,准备转身,似欲投降,却又急速向悬崖奔去。鬼子见了,自知被耍,拔出枪来就是一通乱射。黑子早早扑在了营长的身上,随着枪响,身上血柱喷涌而出,营长睁大双眼,反应不及。之后黑子与营长换了位置,从枪响到坠落,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营长耳边只剩下了呼呼风声与那一句“活下去……替我……”,身下的人却早已血肉模糊,尸骨无存。

若干年后,当营长已是两鬓斑白的老人,回忆起这件往事,依旧不能自已。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对着他问:“之后呢,还有以后吗?”老人轻轻摸着孩童的脸颊,眼中带着早已沉淀下来的清明,缓缓张口:“当然有啊……后来,营长晕过去了,醒来之后只剩下了黑子留下的那块布料……而黑子,却再也没能醒来”。

“黑子,他,死了吗?”   

“黑子……不,没有,他活着呢,与我一同活着,甚至,永生!”   

老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呆呆地躺在躺椅上,目视天空,久久不动。孩童早已离去,老人如同雕像一般伫立,久久不语。许久,似有隐隐的呢喃声传来,仔细听去,正是“黑子”二字。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抗争 永生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