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忘川流萤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临沂大学大学生网络通讯社     2016年01月27日 09:16:14

【导读】永无休止的等待,永无休止的错过,浮生若梦,不过尔尔。

我叫忘川,生活在阴冷孤寂的忘川河底。

我忘记了,我是怎么来到这里,又忘记了,我是因何而来。我在忘川河底,看着阴魂们一轮又一轮的无尽轮回。

他们都说我是最无情之人,只因我的忘川河水会冲刷尽世人的执念。曾看见过一对恋人生死相依的爱情,却在淌过忘川河之后的互不相识。

所有人都害怕我,因为我无所执,无所念,每天在忘川河底,看着永无止境的轮回。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我也是有执念的,执念之深,连忘川也不能冲刷尽我的执念。我只知道,我曾答应了一个人,在这奈何桥旁,等他。

过了很久很久,连我都快忘了那到底是不是我的执念。

我第一次看见这世上竟有如此神采非凡、俊朗的男子。后来,孟婆婆告诉我,那是阎罗司主的旧识,清越神君。此番到地府,只为救他心爱之人。

我从不相信爱情,觉得那太过虚假,可是,看见他焦急,苦恼的模样,几万年不曾有过波澜的心,却在抽紧。         我开始想要离开,想要去看看他,我讨厌他皱眉的模样。

我离开了,不顾孟婆婆的劝阻,离开了忘川河底。

河面倒映出我的身影,火红的裙衫,如同绽放的彼岸花一样在忘川河边屹立了良久。原来,我是没有脸的。  樾山,我知道,他在那里。

对于我的出现,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后来,我终是看见了他心爱的女子。那是一张怎么一张脸呢,倾国倾城也不足为过。可是,却只能长睡不醒。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清越神君有了好奇以外的感情,我一直以为我是不会有爱的。我开始嫉妒,开始不满足于仅仅只是看着他。 可是,看见他皱得越来越深的眉头,我的心,仿佛被千万只蚂蚁咬过,疼得不能呼吸。原以为我是没有执念的,但一直不是。

三年时光匆匆而过,我依然陪在他的身边,陪他去五湖四海寻找灵药,哪怕那是为了另一个女人。那女人的气息越来越弱了,我知道,时日不长了。

他整夜整夜的陪在那女人床榻,后来,阎罗司主也来了,我不知道他为何把我唤到了房间:“若想要那姑娘醒过来,只需一颗纯白之心 。“

我知道,他是在说我,我无比期盼那女人死去,可看见清越神君紧皱的眉头和散不去的哀伤,我绝望了。可是却流不下一滴眼泪。 我终是看不得他皱眉。

思绪越来越散乱,在这天地间飘散。

床榻旁,只听见阎罗司主无奈的话:“你真不会后悔?她毕竟陪了你三年,或许,还是很久了。 ”“不后悔,只要能救流萤。”他的声音迟钝了一下,我知道,流萤,是那女人的闺名。

我能感受到我的心从胸腔拿出来时的颤抖,很疼,很疼。我想:这次我终于可以消失在这天地间了吧,不再漫无目的的等待一个未知的人。我终是想起来了,原来,我叫流萤,忘川河司主。

清越捧着我的白色的心走了,留下的阎罗司主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忘川,回忘川河底吧。“ 望见清越一去不返的背影,我第一次知道了流泪的滋味,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清越不会知道,在他离开之后,我的脸开始慢慢清晰,竟与那流萤一般无二,只是眼角多了一滴火红的泪痣。 我又回到了忘川河底,我开始沉睡,开始遗忘。

不知沉睡了多久,更不知道的是在我离开樾山之后,清越,终是来寻我了。他苦苦央求阎罗司主见我一面,可却换来的是阎罗司主长长的叹息。一切是注定,又非注定。

我依旧在忘川河底,看着一轮又一轮的轮回。 河边上,站着一名男子,我不知道他在寻找些什么,他在河上寻找,我在河底观看。 我们的距离那么近,那么远。

又过了很久很久,他依旧在河上寻找,我只是看着,却少了看他的冲动。

河边上的彼岸花终年不败,妖冶如火。

我叫流萤,原是居住在忘川河底的忘川司主。遇上他,我从未后悔。哪怕,被诅咒的我们,只能相遇不相识。 我曾答应过他,在奈何桥旁等他。长久的岁月,忘记了是谁没有等谁。

我依旧在忘川河底,等待下一次沉睡。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忘川河 遗忘 错过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