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归来,一切无关爱情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安徽师范大学校网通     2016年03月02日 10:21:50

【导读】归来,一切无关爱情,只是亲情。 亲情,拭去了女儿对陆焉识背叛的愧疚;亲情,抚平了冯婉瑜对女儿内心里的责难;亲情,软化了陆焉识心里的仇恨;亲情,让陆焉识放下自己,守候在不认识他的妻子的身边;亲情,让更多像陆焉识他们一样的家庭熬过苦难。

“婉瑜,我回来了。”

三年前,陆焉识逃回来,那一扇门,婉瑜终是没给他开。他只能匆忙地撕下墙上春联的一角,留下简短的字句,约妻子冯婉瑜在火车站的天桥下相见。瑟缩在天桥角落里的陆焉识落魄不堪,满面尘灰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狼狈,可随着相见时间的临近,他却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从天桥的角落下扔出毛巾到路边的水坑里沾了沾水来擦脸,固执的污垢不肯离开他的脸庞而他又不自知,心满意足的放下毛巾,又伸出肮脏的手指理了理鬓角。

这场相聚最终因利益驱使下的告密而终结。

三年后,陆焉识平反了,干净整洁地站在婉瑜面前,说出她等了20年的一句话。她看了看他的行李说:“坐吧,你先坐。”那是中国人传统待客时的客套。她忘记了自己一直等待的爱人。

陆焉识也为恢复婉瑜的记忆努力过,他写信给冯婉瑜,告诉她自己将在5号回家,要她去火车站接自己。夜深,她粗糙的手指捏着梳子划过自己已经很整齐的鬓角。那天,陆焉识一步一步走向拿着牌子的婉瑜直到停在她面前。焉识的眼里,有祈愿,有急切,有失望;婉喻的眼里,有期盼,有困惑,有落寞。她与他擦肩而过,只当他是一个路人。

一生只栖一棵树,只唱一首歌,只择一人白首。

记忆里,陆焉识依然弹着熟悉但已生疏的钢琴曲等着婉瑜归来。

蔡楚生的电影我没有看过,但是当年满街传唱的《渔光曲》我还是有所耳闻。我猜那是陆焉识求爱的曲子。衣服还是洋气笔挺,头发却怎么也梳不黑了,阳光中,我觉得那个背影就是民国的陆焉识,脊梁挺得好直。当冯婉瑜听到钢琴曲的那一刻,她确信她的爱人就在那里。冯婉喻的手慢慢地放到陆焉识的肩膀上,钢琴曲戛然而止,泪下。历经沧桑的夫妻,在此一刻,相拥,窗外冬季的浅金色余晖在玻璃窗口洒开,把他们二人的影子融合在一起。

这光,这影,这爱,你可记得?

可是,那一瞬间,终究是冯婉瑜的错觉。

戴着老花镜的婉瑜识得照片里那年轻英俊的陆焉识,识得的永远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

留住你一面,画在我心间,谁也拿不走,初见的画面。

他们的爱情只是属于那段少年时光,如今他们老了,没有年轻时的浪漫,只想有一个伴,一个依靠,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回忆那美好岁月,相拥在一起抚平那历史留下的伤痕。

归来,一切无关爱情,只是亲情。

亲情,拭去了女儿对陆焉识背叛的愧疚;亲情,抚平了冯婉瑜对女儿内心里的责难;亲情,软化了陆焉识心里的仇恨;亲情,让陆焉识放下自己,守候在不认识他的妻子的身边;亲情,让更多像陆焉识他们一样的家庭熬过苦难。

中国人难以忘记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责任,家也是最终的归属。很多人就像陆焉识一样,年青时向往自由,被时代截断,人到中年,却也未再抒怀咏志,而是小心包藏好曾有的无限风流与壮阔理想,归隐于柴米油盐的普通生活,把人生中最稳定的时光,献给那个或不完美,却矢志不渝的爱人。

直到最后,年事已高的陆焉识举着写着自己名字的大木牌陪着满脸皱纹的冯婉瑜等着那早就站在她身旁却永远回不来的自己。归来的陆焉识是婉瑜印象中的那个“念信的同志”,而她心中的陆焉识则永远活在信中。

就这样,两个人老了,头发白了,走不动了,睡意昏沉。偶尔一家人聚在一起,听着磁带,炉火旁取暖。

等到爱情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三毛说:世界上难有永恒的爱情,世界上绝对存在永恒不灭的亲情,当爱情化为亲情,那份根基,才不是建筑在沙滩上了。

当爱情化为亲情,化为一种对家庭的责任,一种照顾对方的理由,一种相濡以沫的依赖,年少时的激情褪去,取代的是默契和宽容。两个人灵魂相依,有一个念想,面对死亡,你牵着我的手不曾放开。

也许,电影《归来》淡化了文革时代背景,将社会历史内涵抽空,刻画小人物的爱情与生活。也许,迄今隐隐作痛的伤口难以忘却。也许,失去的永远不会归来。

但是,亲情如暖阳和雪让三人相聚相守,让人淡忘过去的伤痛,让岁月美眷。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归来 亲情 生活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