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京梦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安徽师范大学校网通     2016年03月03日 10:30:17

【导读】这里的一草一木和原来一样带着浓浓的京剧的味道像晒了一天阳光的被褥盖在身上让人感到亲切又温暖。离开了半年这里变化不大却完全不同于原先那个毫无生气到处弥漫着沮丧气息的院子。

 这里的一草一木和原来一样带着浓浓的京剧的味道像晒了一天阳光的被褥盖在身上让人感到亲切又温暖。离开了半年这里变化不大却完全不同于原先那个毫无生气到处弥漫着沮丧气息的院子。

尚小云拖着行李,缓缓的走进来,她的心跳的厉害。进了屋里,尚小云很是惊讶,屋里没有人,正屋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她魂牵梦绕的东西——砌末,所有的砌末,布城、布帐、报子旗、钵盂、宾福、镖旗、车旗、船桨、风旗、方旗、火旗、红门旗、荷包抢、花篮……实在太多,看得尚小云泪流满面,长达二十个小时路程带来的疲倦消散了,满身的灰尘被净化了,她的心第一次不可名状的加速跳动,她的手第一次颤抖的不受自己控制。她想摸摸那些东西,摸摸父亲一辈子的珍藏,摸摸心中的所爱,但她始终不敢,只怕轻轻一碰就弄坏了它们,玷污了它们。自己还配吗?看着这些东西,一件件京剧砌末,她恍惚了,阳光从窗户外投射进来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场景,那里座无虚席,台下欢呼声不断,台上的人画着浓浓的妆,穿着华丽的戏服咿呀咿呀的唱着。那声音深沉委婉,清丽自然,似乎在唱着: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尚小云的心揪了起来,这,这不是霸王别姬吗?那台上的霸王不正是父亲母亲吗?唱的是那样好,那样好却终究躲不过戏剧里的悲剧,舞台上,华服飘下,一切的华丽,一切的美好像绝美的正怒放的牡丹瞬间枯萎、凋落,那花瓣一片片如刀刃割着项羽的心,他痛苦的呼喊着“虞姬虞姬……”他的痛苦里夹着绝望呼喊里夹着悲凄,台下的人无不唏嘘不已。默然,那一瞬看过无数回,演过无数回,流过许多日后自我嘲笑的泪水,原以为自己早已免疫了却仍然控住不住,那泪好像和颤抖的手一样不受自己控制了,模糊了视线,看不到前方,听不到的声音……原来自己还会被京剧感动哭泣。

“是……是云云吗?”尚小云瞬间回过神来,轻轻地朝母亲走过去。

“是,是我,妈……我,我……”

“好好,回来就好。”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慈爱。

尚小云望着半年不见的母亲,额前的皱纹又加深了好几层,苍白的脸亦如苍白的发,瘦骨嶙峋的身躯以支撑不起那演了半辈子的虞姬的头冠,她的心像被谁狠狠地抽了一下,痛的让她喊不出“妈,对不起。”

母亲似乎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拉着她走上了楼。

顺着一层层木质楼梯,不知走了多少,到达最上层时,尚小云有一瞬间的恍然,好像又一次进入了梦境,可周围的一切告诉她,恢复过来的理智告诉她这不是幻境而是真正的戏剧表演,不知为什么小云更加紧张了,她呆呆地站在一边,看着听着,注目着,心揪着,他们一遍又一遍的演唱,“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她又看到了自己,独自一人在荒郊外站定,面前一片荒凉,草枯木衰,赤地千里,月色虽清明,心却悲凄至此。

“云敛清空,冰轮乍涌,好一派清秋光景。”和着简逸、精炼、平淡的旋律,花旦的唱腔婉转而妩媚,雍容而华贵,悲凄落寞,伤感愁绪的情绪一点一点渗入人心,那种无奈、伤怀,尚小云再次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还没有到生离死别的那一段,这悲痛的感觉却比幻境中还强烈。她看着那人绝美的妆容,华丽的衣裳,日灯光照耀下像仙子从天空飘然而下却愁情不散,紧紧地锁在眉头,是比梦还真切的梦吗?要不然一切的一切为什么会如此让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伤感。

“吒,吒,吒,吒,哇呀呀……妃子,四面尽是楚国歌声,莫非刘邦已得楚地不成?”泪,汹涌了,那声音是项羽,她努力的看着几乎要把那化着浓妆无论怎么看都认不出的“项羽”看穿,他的声音那么像父亲,响亮遒劲,宽阔有力,雄厚刚健,带着项羽不可一世的霸气和怒气。他唱出了尚小云心中最柔弱的地方,如果此时虞姬的扮演者是她,她一定不能自已的潸然泪下。“真好,真好!”她紧紧握住母亲的手,握着她们彼此的梦。

是梦吗?回忆半年前,那是个痛苦的记忆。

那时,尚小云还处在痛苦挣扎中,京剧这条路真的是越走越艰难。霸王虞姬,从爷爷那时开始演,父亲接手,从红遍大江南北到无人问津,这一路的艰辛都深深刻进父亲的皱纹里,五六十岁,满头的白发根根刺进尚小云的心里。她想放弃,想选着别的道路,可父亲的艰辛以及她对京剧的挚爱让她不忍放弃这个梦,一个让京剧发扬光大,让梦想开花的梦。可是她能怎么办?团队的人走的走散的散,父亲也已年迈,她实在支撑不下去了。虞姬,她最爱的角色,演了多少回,她已经记不清楚了,由一开始的感人泪下,赚足了观众的眼泪到最后连自己都麻木了,“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这些在梦里都会出现的话,总是不断地一遍又一遍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没有人喜欢听了,因为她感动不了别人的心,至少自己的心已无法被感动。痛苦、挣扎,绝望、生活中霸王的离去,父亲的突然离世,她崩溃了,半年了,她还是走不出去。半年的封闭让她不问世事,不问京剧,逃离了那座城市,原以为一切都会改变,都会重新开始。走进大城市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冷漠,冷到骨子里,让自己在六月也会颤抖。从小在戏剧班里长大,无限的关爱与呵护,没有猜疑、排挤、指责,只有满满的数不尽的爱,为什么不珍惜,为什么还那么任性的远走他乡,为什么不能坚强一点执着一点?那里是那么温馨美好,京剧是那么奇幻美妙。

戏剧般班里的人,京剧,她的梦。

她想家了,想京剧了。带着满满的愧疚和内心无限的想念她回到了自己的城市,那个温暖的小窝。

夜晚小院里,尚小云迎着清明的月光唱了起来。

“月色虽好,只是四野皆是悲愁之声,令人可惨。只因秦王无道,以致兵戈四起,群雄逐鹿,涂炭生灵,使那些无罪黎民,远别爹娘,抛妻弃子,怎地叫人不恨。正是千古英雄争何事,赢得沙场战俘寒……”

京剧梦她不会停止追求了,尚小云想,哪怕再苦再累,她都要坚持下去。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青春 梦想 京剧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