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暮年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安徽师范大学校网通     2016年03月08日 09:53:25

【导读】他们紧紧牵着彼此的手,像握住了一生。细碎的雪花镂刻着逝去的流年,时光已经发了霉,生活也被嚼烂了,爱情却没有。

高中那几年上学为了不来回奔走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上学或放学的路上,总能经过一个小区。小区门口有一颗很高很高的腊梅树,再旁边就是一个篮球场。

小区门前还有两条长凳,许多老人喜欢坐在那儿,说着一个个不同的故事。冬天的太阳已经变得有些冰冷了,冷清清的日光透过腊梅树斑驳的枝影缓缓地落到地面上,时光就会像尘埃一样飞溅在空气里。

这样的日子里,常常遇见两位老人,一对已经走到暮年的夫妇。丈夫微微驼着背,但依稀看到得出年轻时高大的身影,目光总是茫然地落到空旷的地方,大概已经失去了对过往的记忆。我向来不愿意用老年痴呆症来形容那些步入暮年遗忘往事的人,他们只是遗失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例如记忆,例如生活。但在他们内心最深处的那个别人难以触及的角落,一直存着一份对世界不变的温情,只是那一处不为人知的记忆被生活轻轻锁起来了,渐渐地就化为余埃。妻子神情淡然,不喜不悲,除了花白的头发和满脸的密纹外,岁月似乎没有给她留下多少苦难。

引起我注意的,是他们牵着手的样子,慢慢地走,走在世界之外,走在别人的目光之外,他们的身边,只飘着腊梅的香味。妻子总是牢牢地抓着丈夫的手,微微走在前面,丈夫就听话般地跟着,世界不属于他们,因为他们只要对方就够了。

很快薄雪就飘满了整座城,腊梅花上沾了淡淡的雪花。光阴随着雪花静静飘转,落到两位老人浅褐色的帽子上,渗进了他们几十年的风雨绵绵中。她回头嘱咐着说下雪就要穿得厚,要注意地滑,要戴好围巾,他茫然着,没有回答。她应该是个极啰嗦的人,而他,一直听她琐碎着,没想到一听就是几十年。如今这已是耳边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可他却不能做出回应,只能一直看着她。没关系,她已懂得。

他们紧紧牵着彼此的手,像握住了一生。细碎的雪花镂刻着逝去的流年,时光已经发了霉,生活也被嚼烂了,爱情却没有。

渐渐地,我喜欢很慢很慢地走路,因为我喜欢看走路很慢的老人。他们是在捡拾回忆,往事是一场赌注,赌着生命尽头是否应该佩戴勋章。

我看着他们彼此相握的手,死死扣住生命里唯一的温暖。在生命的长河里,穿越了很多难以承受的苦痛和灾难,还能抓着彼此的手,向着夕阳缓缓走去。

我低下头,我的脚印终究浅薄,踩不残白雪,而他们那么轻易就走过了那么多的下雪天,经历无数世事后,他们的天空依旧明净,腊梅花只是为他们而作点缀。

真正的爱情就是:我可以忘记很多重要的事情,可以失去自己的所有。然而总有一双手紧紧牵着自己,从青春到日暮。你来告诉我生活是什么,你会和我走最后的时光,你会向我说明什么叫做相濡以沫……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爱情 生活 时光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