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一个人的孤独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临沂大学大学生网络通讯社     2016年03月08日 10:00:41

【导读】一个人的孤独,莫过于,你在追求中奔波,远方,还是一片迷离的烟火;回首,身后熟悉的一切,却早已化作了陌生。

我走过大大小小的街道,却再也拾不起旧时的心情。

也许长大真是件令人忧伤的事情,混沌的岁月中,你在自己的眼里迷离,在别人的眼中惊异。

沧海桑田,开在一朵花的年轮里,每年的春风,吹开同一朵桃花,吹谢不同的人和事。

站在枇杷树下的我,看圆圆的果子由青转黄,从幼时满一时口腹的零食,到青春期满树动人的篇章;

同一株树,看站在树下的我,从牙牙学语的孩童,到身长玉立的姑娘;

我们在漫长的岁月里彼此依偎,毫无知觉,它回馈给我果实,我留给它的,或许仅仅是虚无。

我不知道在我外出求学的这些年里,在我每每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在一棵树的眼睛里,会不会流露出悲伤;

无人能知晓一棵树的孤独,人总是以为自己很懂,却被聪明缚住了翅膀。

老街数十年如一日的包子铺,每天清晨袅袅的蒸汽,晕染了朝阳。

我迈着大步,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急切而又渴望的,奔向五六岁晴朗清澈的童年,却在

人们熟悉而陌生的眼光里,接受了自己长大的事实。

“阿囡,你大了,也变了模样,初见你时,才这么一小个” 包子铺的老王头儿说。

是啊,老街于我,定格在了五岁那年,边走边啃着包子的女童,我留给老街的,只有短到不能再短记忆。

“西街的老李头,那么好的一个人,没病没痛的,说没就没了”

再平常不过的话,无时无刻不在上演。每天都有不同的人离开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奔向同一个未知的远方。

一阵短暂的唏嘘后,没人会记起谁是谁,时光会抹平一切,包括那些在悠远岁月中,共同经历的离合悲欢。

人们总说铭记,却不由自主的选择忘记。

多少年以后,当小老王头儿、小小老王头继承了这间包子铺,老街的风景依旧,只是没人会记起,多少年以前,一位老人慈祥的眼神,一个女童欢脱蹦跳的身影。

老街静伫在那里,人来人往,无悲无喜。

或许某一天,一辆开来的挖掘机,就能令这里变成一片废墟,新的楼盘将会立起,新的故事会被演绎。

墙壁轰然倒塌的声音,绝不是老街临死前的咆哮,老街是不会哭的,会哭的,不过是那些忘不了前尘往事的人。

人老说自己念旧,却无时无刻的不在奔赴远方。

没离开家之前,我总幻想着旅行,期待着一个陌生的城市,邂逅一段唯美浪漫的感情。

而如今,我走过一个又一个城镇,却发现自己不过是,重复一个又一个单调的场景。

一个人对一座城的依恋,往往起源于一份独家的记忆;而当一座城存放了你的记忆,它便属于了自己。

可悲的是,我们因为新鲜和刺激动身,企图将每一座城都打上自己的烙印,却终究只能算得上一个匆匆路过的游子;

你站在陌生的城市,看一株枇杷树的果由青转黄,穿过一条又一条老街,没人会在身后叫住你的名字,没人会记得你比幼时长高了多少,也不会有人因为你的离开,而感到怅然若失。

每一座城都有自己的尊严,它吝啬而苛刻的接待每一位陌生人,却将最初的感动和包容,留给了当初赤诚的你;

也许有人会在它身上破土动工,也许它会变的面目全非,可那份独家的记忆,就存放在某个角落,等着你去寻觅。

囚于城市的鸟,你渴望那个城传来的歌声,我幻想着你这座城不一样的风景。

我们在向往中蹉跎了身边人和事,一条路越走越远,直到终点变成了起点,起点变成了虚无。

一个人的孤独,莫过于,你在追求中奔波,远方,还是一片迷离的烟火;回首,身后熟悉的一切,却早已化作了陌生。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 人生 哲理 岁月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