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晚树鸟啼急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长安大学     2016年03月18日 16:49:09

【导读】斜阳晖余尺,晚树鸟啼急。 红尘一木林,山水穹宇枝。

斜阳晖余尺,晚树鸟啼急。

红尘一木林,山水穹宇枝。

西安的天空一向朦胧,整天在高空弥漫的尘雾隔开了市区与北郊,极远处的模糊就像古代儒生与巨商的相互羡慕。

渭水,傍晚。

鸟儿似乎对傍晚的余热异常衷热,修远路上到饭堂短短百米,两旁的鸟叫声在有心人仔细聆听下相随一路。

莫要以为传入耳朵又怎样,要知道,路上可是有着——一所学校承载的使命——所有的学生,无数的学生!两三个人在一起是“叽叽喳喳”的,可是两三千人呢?

在这样的环境下,那平时低不可闻的“啾啾”声更胜过天籁。

饭后的人群便稀疏了很多,三三两两颇为悠闲的背着夕阳离去。

路边的树品种极多,有松树,有桃花,还有不知名的观赏树种,可是唯独缺了桑树。

说来也是奇怪,那些雀啊鸟啊,都只在另一旁的。树上玩闹。

偶尔走在暖暖的夕阳中,不经意间听到“叽叽喳喳”的鸟鸣,竟从中找到天马行空般的归隐之意。

有水流在高崖上奔腾,可那崖下如镜面的清潭更令我神往。

有鸟雀在天地间翱翔,可是在树枝间的跳跃歌唱更吸引我的目光。

以前我们那修公路的时候在田边圈了一条路,导致最后公路两边迥然不同的水平线:一边是整齐开阔的田地,一边是高低不齐的院子,又或是谁家的大门正好盘到了路边。

柏油马路上却整天不见几趟车,只在晚上天黑的时候有许多的大型的货车疾速流下。

院畔比马路高一些,经常显出一股凉意,在炎热的夏天,是极受小孩欢迎的。

尤其是傍晚,大人们忙完了农活坐在院里树下,小孩子们就可以坐到院畔旁边,去享受难得的凉爽。

路边,不时有从地里回来的人 ,顶着夕阳,扛着锄头,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走着。

每路过那几株杨树都忍不住停下来站一会儿。

那几株杨树大概二三十米高,并不太粗,但树皮看起来极为光滑,长的也极为的标志,挺拔的矗立着。

大人们都说这树是通灵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鸟儿在上面啼叫呢?对此小孩子也是极为赞同的!

就在那样的傍晚,有时天黑的早,孩子们仍旧趴在边沿处——他们在数车!

空闲了一整天的马路终于忙了起来,积攒了一天的车组成流河欢乘而下。

有的小孩数飞过去的车数;有的小孩在记录经过的哪个车最大,哪个车轮胎最多;更多的确实依着热闹坐在一旁。他们听爸妈的话,不到院沿上去。可是一听到前面发现了更大的车也赶忙跑到前面和小伙伴们一起惊叹。

一旁的书上,鸟雀不停的鸣叫着,就像在和小孩一起玩一样。

到了现在,我是不明白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开心,只是数车而已啊,可这也挡不住我深深的怀念……

是羡慕当时的童真?是欢喜那时的简单的伙伴?又或只是因为再也回不去而无来由渴望?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有时候听到那样的声音真的很美,很美。

[责任编辑:刘宇宏]
标签: 生活感想 自然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读书精选
读书排行
原创排行
合作高校

三明学院是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03年陈宝琛创办、被誉为“闽师之源”的全闽师范学堂。 [详细]